钱柜娱乐手机版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死亡地带

007真人007真人

时间:2019-11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1。资助夙愿偿
  
  骆强是资深的登山家,他性格沉稳,成功征服过世界上很多高山。唯独两年前攀登珠穆朗玛峰失利,成为骆强解不开的心结。
  
  珠峰在中国和尼泊尔两国边界,两侧都可以登顶。两年前,骆强和队友选择了尼泊尔境内的珠峰南坡。那次攀登,已经到了海拔8800米处的“希拉里台阶”,距离峰顶只有百十米距离。可惜,他们遭遇了可怕的“大堵车”,几百个登山者堵在一条只容一人上下的狭窄山脊上,进退两难。骆强果断要求自己的6人团队下撤,但女队员姜雅眼看近在咫尺的峰顶,情绪激动,坚持要等,甚至还和他人起了言辞冲突。在等待过程中,姜雅体能耗尽,陷入昏迷。骆强和其他4名队员自顾不暇,只能放弃姜雅,踏上归途。
  
  不幸发生后,骆强想请救援公司把姜雅的遗体运送下来,但运送成本极高,公司须出动数名夏尔巴人,先将遗体运到海拔6500米的营地,再派直升机将遗体吊下,费用高达8万美元。当时,大家攒了好几年才攒够了每人5万美元的登山费,根本没有余钱救援,只能抱憾离去。
  
  两年过去了,骆强仍需要拼命攒钱,才能重整行装再出发。如果有人愿意资助他们登山,倒是捷径,但是谁愿意出这笔钱?
  
  这天,骆强在常逛的登山论坛上看到一则启事,让他心动不已:一个网名叫做“绝命海拔”的登山爱好者,要招募几名经验丰富的极限登山队员,陪同他前往尼泊尔,从南侧挑战登顶珠峰,一切费用均由该人赞助。
  
  骆强对“绝命海拔”这个人有印象,他叫谢必成,是必成户外公司的老板。两年前,他们在这个论坛上结识,那时,谢必成还是个菜鸟。按谢必成的登山水平,向珠峰发起挑战早了些。不管怎样,谢必成主动组队,愿意承担高额登山花销,这还是让骆强感到惊喜万分!
  
  骆强马上拨通了谢必成的电话,直截了当地说:“谢老板,我是骆强,在论坛上看到您的招募启事。您打算什么时候攀登珠峰?我和团队成员很乐意陪您参与挑战!”
  
  电话那头传来谢必成爽朗的笑声:“实话实说,我资助登山费用,就是希望有专业登山者陪我登上珠峰,给公司新款登山靴打个广告。我打算今年4月初飞尼泊尔,5月登顶。跟我联系的人很多,我要逐一面试。下周,你带着你的队友来找我,我们面对面谈。”
  
  骆强痛快地答应,挂下电话,他立马联系了两年前的4名队友,令人惋惜的是,其中两人在去年登山时遇难了,只联系到王小松和李海。他们俩都是登山好手,个子一高一矮,性格一急一慢。两个人听说能免费攀登珠峰,很兴奋,立马答应前来参加面试。
  
  面试那天,他们见到了谢必成。谢必成40岁左右,待人接物进退有度。双方聊了一下登山经验,谢必成让骆强他们回去等消息。
  
  几个礼拜后,谢必成打来电话,说:“在我考察过的人选里,你们三个人条件最好,我很满意。飞往加德满都的机票我已经订好,你们按时到机场集合……”
  
  骆强兴奋极了,立刻通知队友们筹备登山。
  
  很快就到了约定的日子。在成都双流机场,骆强见到了举着“必成登山队”蓝旗的谢必成。跟谢必成一起来的,还有一个女人。这个女人身材修长、眼神内敛,看起来干脆利索。谢必成介绍说:“这是我们团队的另一个成员,她叫林姗,一个低调的登山家,希望我们必成登山队合作愉快,马到成功。”
  
  林姗微微一笑,主动伸手,骆强他们赶紧迎上去,跟她握了手。林姗是首次去珠峰,但之前成功登顶数座高海拔山峰,经验丰富。
  
  谢必成指着骆强他们小山似的行李说:“怎么带这么多东西来?”
  
  骆强笑着说:“这些装备我们都用过不少次,一来省去与新装备的磨合;二来也不能真让谢老板全部掏钱,我们一毛不拔呀……”
  
  谢必成“哈哈”一笑,说:“还是你们更专业。”
  
  飞机在加德满都落地,刚出机场,就有一个当地人举着“包登顶”的牌子凑了过来,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汉语说:“各位朋友,我叫丹增,是九山登顶公司的夏尔巴人。你们是来登萨迦玛塔峰的吗?”
  
  谢必成摇头说:“不是你说的,我们是来登珠穆朗玛峰的。”
  
  骆强忍不住笑出声来,丹增也笑了:“这都不懂?尼泊尔叫萨迦玛塔峰,中国叫珠穆朗玛峰。我们公司提供一条龙服务,价格是其他登山公司的三分之二,更重要的是,我们‘包登顶’!”说着,丹增指了指手中的牌子。
  
  谢必成立马来了兴趣,问:“你帮我办理团队的登山手续吧!”
  
  丹增说:“跟我走,去交钱。”
  
  骆强拉住谢必成低声说:“这儿的外資登山公司更可靠,当地公司靠低价抢占市场,缺乏保障……”
  
  谢必成不以为然地说:“做生意不就是这样?同样的货,低价赢得市场。你们别管,我来负责。”
  
  走了没多远,就到了丹增所在的九山登顶公司。在缴费窗口,丹增说:“登山许可证,每人1。1万美元;团队营地吃住,8000美元;保险费,2500美元;天气预报费,1000美元。还有牦牛背夫费、氧气费……先交17万美元吧。”
  
  谢必成刷卡支付后,他扬了扬卡,感慨地说:“啧啧,今后上山的每一步,都是钱堆起来的!”
  
  丹增引着他们在酒店住下,然后大家在附近商店自由补充装备。
  
  过了几天,丹增通知,各项手续办理完毕,可以向珠峰脚下的大本营出发了。大家收拾之后,随同丹增飞往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——卢卡拉机场。在卢卡拉,请牦牛背夫先运送行李上山,大家徒步十天左右,走到珠峰大本营。
  
  珠峰大本营海拔5300米,在一堆堆乱石中,已扎起数百座花花绿绿的帐篷,抬头可见雪峰环绕,左前方那座金字塔一般的雪山,就是众人渴望征服的珠峰。
  
  丹增引导大家住进帐篷,安排妥当后,说:“离5月中下旬登顶还有一个多月,这段时间,我们先进行适应训练。”
  
  大本营往上,还有4个营地,分别是:海拔5900米的C1营地;海拔6500米的C2营地;海拔7200米的C3营地;海拔7900米的C4营地。适应训练在大本营到C3营地之间进行,半个月内完成一个来回,无法适应的人就得退出。过了适应训练期,要选择“窗口期”登顶。窗口期,指无大风大雪、温度相对适宜、适合冲顶的天气。在珠峰,一年中这样的日子屈指可数。在窗口期,大家从大本营一路“杀”到C4营地,再从C4营地直接向顶峰冲刺。
  
  初到大本营,大家都很兴奋,欣赏着雪山美景。突然,王小松拉住骆强,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人说:“快看,那是谁?”
  
  骆强扭头一看,远处,一个黄胡子外国人一闪,钻进了帐篷。他是“黄胡子”佩恩。两年前,珠峰“大堵车”时,佩恩就排在自己队伍前面,姜雅想“超车”,佩恩却说姜雅自不量力,即使超车,她也登不了頂。姜雅不服,两人吵了起来。在极高海拔喊叫,姜雅的高原反应加重了,很快就体力不支。姜雅的死,佩恩绝对是导火索。今日仇人相见,骆强顿时怒火中烧,准备“手撕”佩恩。
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
足球世界杯那一年开始 读一则小故事,悟一份人生哲理,读一年小故事,成一个人生智者。
经典深刻的钱柜娱乐手机版,人生哲理,精辟的小故事大道理,激励人心的励志小故事哲理小故事
Copyright © 钱柜娱乐手机版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