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柜娱乐手机版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国新传说 > 一个人的山村

007真人007真人

时间:2019-05-16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一、“躲”病
  
  陳小沐是个美女,长得娇小可人,不知哪根神经不对,主动请缨去偏远山村芝麻峪任第一书记。
  
  芝麻峪由13个自然村组成,一个个小村子像撒芝麻一样,散落在大山深处,村与村之间最远的相隔有8公里多。村子离乡政府50多里山路。据说,最小的一个自然村只有一个人。
  
  汽车只能开到乡里,陈小沐把车安顿好了,坐一辆农用三轮车进了山,路上花费了整整3个半小时。快到村时,碰到4个城里打扮的人,开着辆农用三轮车,一路吆喝着从山里出来,看到陈小沐坐在同样的农用三轮车里,他们不怀好意地吹起了口哨,接着一阵哈哈大笑。什么人啊,陈小沐才懒得理他们。
  
  第一天进村,村主任乔老帽有事外出了,没见上人。乔老帽在电话里告诉陈小沐,住的地方已经给她归置好了,就在村办公室,让她晚上加强防范。另外,村里正在搞贫困户危房改造,让她休息休息后多上上心,许多贫困户的房子眼看就要塌了,看着让人揪心,他办完了事就立马回村。
  
  进村后,陈小沐放下东西就去走家串户了解情况。她第一个去的是第7组的贫困户李奶奶家。芝麻峪的13个自然村,一个村一组,一共13组。第7组共5户,散落在一个山包上,李奶奶家离另外4户还有不小的距离。
  
  李奶奶74岁了,房子是危房。陈小沐从来没见过这样简陋的房子,再不翻建,一阵风或是一场雨,恐怕都能结束它的寿命。
  
  陈小沐上门时,李奶奶正发烧躺在炕上“躲”病。其实是生了病,没钱吃药打针,再加上年纪大了,行动不方便,只好把自己关在家里躺在炕上硬扛。
  
  陈小沐伸手摸了摸李奶奶的额头,烫得吓人,就想带她去看医生。李奶奶说:“咱们芝麻峪多少年了没医生,乡卫生院倒是有,可远水解不了近渴,太远了。闺女啊,你不用为我老太婆着急,你帮我烧碗姜汤吧,热乎乎的喝下去,盖上被子,出出汗,准好。”
  
  李奶奶家姜是有,可是没有红糖,陈小沐就跑到村里的小卖部买了红糖。跑了七八里路才找到村里的小卖部,物品很少,幸亏有红糖。等陈小沐一路小跑回到李奶奶家,衣服早被汗水湿透了,李奶奶心疼得不行:“你一个姑娘家,大老远从城里跑到我们这山旮旯里来受罪,真难为你了。”
  
  陈小沐没那么娇气,她服侍李奶奶喝姜汤的工夫,屋梁上往下掉土,看来这房子真住不得了。她找了块牛皮毡,爬到房顶上,用石板压在了上面。
  
  陈小沐很好奇,问李奶奶为什么7组只有他们5户人家,住得还这么分散,是不是村里其他组也这样?李奶奶笑着告诉陈小沐,他们7组算好的,13组只有老焦头一个人,住在离此10多里的大山里,那才是整个芝麻峪最小的自然村。李奶奶住得已经够偏远了,没想到还有人住得比她还远。陈小沐对老焦头一个人的13组充满了好奇和牵挂。
  
  说着话,乔老帽回村了,听说陈小沐在李奶奶家,就只身前来找她。当他听说李奶奶病了还发着高烧,二话没说回去开了辆农用三轮车,把李奶奶抱到车上,就拉去了乡卫生院。
  
  一开始,李奶奶死活不同意去。陈小沐说:“奶奶,您放心去吧。这几天晚上我就在这里给您看家,放心吧。”
  
  李奶奶这才跟着乔老帽走了,不过她嘱咐陈小沐,晚上睡觉前,下午4点开始就要开始烧她睡的那盘土炕,要不然时间短了烧不热。直到临出门还特意又嘱咐了一句:“千万别忘了,下午4点就要开始烧。”
  
  二、烧炕
  
  一天折腾下来,陈小沐早累了,乔老帽带着李奶奶前脚刚走,她就靠在屋里那盘土炕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  
  陈小沐是被一阵狗叫声惊醒的。睁眼一看,太阳已经落山了,天马上就要黑了。院门口一只黑狗一个劲地叫,一个70多岁的老头倒背着双手,正在呵斥那狗:“小黑,别乱叫!”
  
  那老头看到陈小沐从屋里出去,本来不叫的黑狗又叫了起来。老头再次把狗呵住,然后上下打量了陈小沐几眼,问:“你是谁?老太婆呢?”
  
  陈小沐赶紧说:“大爷,我是咱村新来的第一书记。您问的是李奶奶吧,她发烧了,村里乔主任把她送乡卫生所去了。”
  
  老头一听就急了:“果然出事了。怎么不给我送信,却让乔老帽陪着?”话还没说话,倒头就往外走,边走边说:“不行,我得去乡里瞅瞅。”走了两步,对脚下的黑狗说:“黑子,你就别跟着凑热闹了,回去看家,快!”
  
  那狗倒听话,冲老头哼哼了几声,摇了摇尾巴,然后朝外面的大山跑去。
  
  陈小沐说:“请问大爷您是哪位啊?我怎么称呼您呢?这里离乡卫生所远着呢,有乔主任陪着,您就别去了,李奶奶好着呢。”
  
  “小妮子懂个啥?”老人有点不高兴,然后话锋一转说,“他们都叫我老焦头,你要愿意,也这样叫吧。”原来他就是13组的老焦头。这老焦头脾气挺大,有点难沟通。陈小沐皱眉头这样想着。
  
  老焦头走后,陈小沐在李奶奶家的一个篮子里,找到了几个又硬又干的煎饼,她硬着头皮吃了几口,就再也咽不下去了。
  
  因为太累了,加上对烧木柴不习惯,陈小沐那一晚没烧土炕,结果晚上睡得很不好。山里太静,一点动静就把她惊醒了。一晚上,她醒了好几次,加上土炕太硬,硌得她浑身疼。她后悔没烧土炕,兴许把炕烧热了会好些。
  
  第二天陈小沐走访了李奶奶7组的另外4户人家,除了一户走亲戚不在家外,3户在家。陈小沐了解了一些村里的情况,她重点问了李奶奶的情况。原来这李奶奶别看岁数不小了,却是村里的义务护林员,如果没有她,他们7组周边的树别说长了,恐怕早被人砍没了。
  
  陈小沐还了解到一个情况,芝麻峪村盛产一种侧柏,是做棺材的上好木料。这几年,有几个外地的木材贩子,盯上了他们村的侧柏,经常趁夜黑人静时,到村里来偷树。偷回去做成棺材,再高价卖给那些周围村里有办丧事的人家,价格高得离谱,他们从中获利。上面派人来抓过几次,却因为山高林密,不熟悉路,在山里迷了路,后来还是老焦头把他们带出来的,他们当中还有人被毒蛇咬了,差点小命不保。从那以后,就再没人敢进村管盗树的事了。
  
  陈小沐把这些情况都做了详细记录。等她赶回李奶奶家时,已经接近下午4点了。她想着李奶奶临走时的嘱咐,加上昨晚睡土炕的难受,决定到4点时把土炕烧起来。
  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