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柜娱乐手机版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人生 > 你的生命里是否也有一个发小

007真人007真人

时间:2019-07-1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在我二十五年的生命中,有一个人陪了我二十四年。她比我晚一年出生,我唤她慧儿。她是我的发小。从我开始记事起,她就在我的生活里,不曾缺席过。她家与我家的距离只有一米。
  
  小时候我就知道什么是贫富差距。她的家是楼房,我的家是平房;她的爸爸开着车带她去城市玩碰碰车,我只能坐在爸爸单车的前杠上去乡村兜风;她有数不清的会唱歌的洋娃娃,我只有一个不会说话的布娃娃;她每天变着花样穿各式新衣服,我只能穿着表哥表姐穿剩下来的旧衣服;她丰厚的压岁钱都是自己用,我每一年微薄的压岁钱还没在兜里放热乎就得上交给我妈……她就像《小时代》里的顾里,天生就是女王范,在她面前我就特别自卑,觉得什么都不如她。
  
  她喜欢欺负我,胆小怯懦的我只会哭,发誓要与她绝交,可是第二天,又屁颠屁颠跟在她的身后了。她也很保护我,在她看来,有人欺负我,她就得杀无赦。读幼儿园时,有一次,我被一个大班的同学欺负了,她把那大个子揍了一顿。我对她是又爱又惧。
  
  1998年的那个夏天,家乡发了大洪水。洪水来的前一天,我在慧儿家玩。因为时间太晚,我就在她家睡了。早上起床,我看到自己家的那个小平房被洪水淹没了。我站在她家二楼的窗台上,怔怔地看着那露在水面上的一角屋檐,想到爸爸妈妈,哇哇哭起来。慧儿的妈妈过来安慰我,告诉我,他们早就转移到安全地带了,叫我不要担心。慧儿给我擦干眼泪,笑着说:“青儿是慧儿永远的朋友,慧儿会永远保护她!”这幅画面在我的记忆里一直存放着,那句话是我生命里的一股暖流。
  
  小学毕业后,我们一起考上了县城里的第二中学,虽然没有分在一个班,但是我们依然一起上学,一起回家。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。当然,她的是比较好的赛车,而我的是女士单车。每次下晚自习,我们就在黑夜里像飞一样骑着自行车,风在耳边呼呼地响着,我们的青春也在这迅疾的风中流逝着,摸不到,也抓不着。
  
  有一天晚上她对我说:“青儿,你说你一直羡慕我,可是你知道吗?我也一直很羡慕你。你有那么幸福的家庭,有温柔待你的爸爸,可是,我每天回家面对的都是爸妈的争吵,爸爸对我说话的时候也很少微笑,很多时候我都感到孤单与害怕……”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我的笑被冻住了。我想安慰她,可是她快速地蹬着踩板,骑得飞快。我在风中追赶着她,大声地呼唤她的名字。
  
  之后就到了青春的叛逆期,十五岁的我走上了与同龄人背道而驰的路。我开始拉帮结派,开始吸烟、旷课、上网。慧儿也劝过我,我没听。慧儿开始离我越来越远,远到后来不再一起玩耍,不再一起回家。其实,我也渴望实现梦想,可是我真不知道当时数学只考几分的我,未来还有什么希望。
  
  读高中后,我开始学习绘画,走上了美术特长生的道路。我学得很用功,美术老师也很器重我。一年后,慧儿也来到了美术班与我一起学习画画。我经常帮助她,告诉她怎样画苹果、怎样画明暗交界线、怎样构图。中午不回家,她带了好吃的菜,都会使劲往我碗里夹。我们在一起没有太多的言语,但是我知道有一种感情早已融在了血液里。
  
  后来,我考上了四川的一所二本院校。她没有考好,选择复读一年。那个暑假,我收到了她的一封信,看到最后,我哭了。她告诉我,当初决定学美术是因为我,她想与我考入同一所大学。她说,我们幼儿园在一起,初中在一起,高中在一起,大学我也想和你在一起。
  
  一年后,她考上了景德镇的一所专科学校。三年后,她考上福州的一所二本院校。而我本科毕业后去西安的一所高校读研了。我们再无太多交集,寒暑假回家时,我们会见上几面,她来我家坐坐,或者是我去她家坐坐,再或者我们连彼此的家都不去,就站在各自家的阳台上说话,那之间的距离只有一米,可是心与心的距离似乎隔得越来越远了。
  
  我们平时虽然没有太多联系,但是每年八月的第二十二天,我都记得给她发短信,对她说一声“生日快乐”。我一辈子都会记得她的生日。我自己的生日時,会特别期待收到她的祝福。有几次没有收到,我就特别失望与伤心,觉得她不在乎我。
  
  慧儿的头发剪成了娃娃头,碎碎的刘海,齐耳的短发。长大后的她开始变得越来越平和有光,可她的眼神依然透着她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坚毅。她会时常来我家坐坐,我们会说很多很多的话,说我们的生活,说我们心中的那个他,说我们渴望拥有的生活。她说,你应该找一个比你大许多岁的男人,他会像你爸爱你妈一样的去爱着你,他要能包容你的孩子气,给予你想要的浪漫与安稳,并且永远支持你去写作。
  
  没有人比她更懂得我了。
  
  太阳落山时,她陪我去田野中散步。两个人相伴着走在田间小路上,闻到稻禾发出来的清香味,那是记忆里的一种味道。小时候,我们时常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,一起去捉蝌蚪,去抓鱼,用南瓜花钓青蛙然后再把它们放进草堆里。
  
  她走在前面,我看着她的背影被晚霞的光笼罩着,突然觉得心里是湿润的。我突然感到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个女孩其实一直离我很近很近,从不曾远去。
  
  再过几年,我们都会变成相夫教子的女人,什么叱咤风云,什么阳春白雪,其实,最终会回到油盐柴米。我忆起了我们曾许过的约定,当我们老了,牙齿都掉光了时,还要手牵着手去田野散步,一起再细数那些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。也许会老泪纵横,也许会像小时候一样,笑得整个山野都是我们的声音。
  
  我会告诉她,这一生有你的陪伴,真的很幸福。
  
  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,哭了很多次。我不想哭,可是眼泪一直掉下来。我想,那是这二十多年来,我对她所有的感激、愧疚与深爱了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